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艾香悠悠話端午

編輯:賀榮靖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6-10 16:46:43

謝心紅

也許是因為出身于蓬門農戶,我總是對那些國色天香、雍容華貴的牡丹、玫瑰之類的艷麗花朵敬而遠之,相反,倒是對只有一身素凈綠色的艾草情有獨鐘。

艾草是一種中藥材,為多年生草本植物,葉似菊,背面呈灰色,有絨毛,在我老家被俗稱為艾蒿。它的根互相牽扯著、纏繞著,在地皮下蔓延,生命力極強。每年春風一吹,和其它知名或不知名的野草一樣,會探出一層綠來,綴滿田埂、小路和荒野。在光禿禿的山坡上,倘若簇擁著幾株艾蒿,就像大朵大朵的綠色的花,爛漫地盛開著。也不知道從哪朝哪代起,這種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草,竟從容地走進入了溫情的民俗。

端午節插艾蒿,據說是可以驅邪避毒的。小時候,每年農歷五月初五,家里人除了吃粽子,父親還會拿上鐮刀趕在天亮之前去野外割回一大捆艾蒿。回家后,先扎上兩束插在大門和側門兩旁,其余便放置陰干,滿堂頓時艾香幽幽,令人神清氣爽,蒼郁的艾蒿給農家增添了節日的氣氛。

那年代,夏天的蚊蟲特別多,每到夜晚,蚊子便蜂擁而至,到處都是。莊戶人家就將曬干的艾蒿點燃熏蚊子。每天吃過晚飯后,一家人就圍坐在門前的場子上納涼,在清新的艾香和朦朧的月光里,小孩依偎在大人身邊,聽他們講故事。記得我外婆心里就裝著永遠也講不完的故事。她會講《孔融讓梨》,會講《二十四孝》,會講《孟母三遷》......會講很多很多的故事。外婆不識字,但她愛看戲,愛聽書,只要村里來了唱戲說書的,她再忙也要抽空去看、去聽。外婆的記憶力也異常驚人,凡是她看過的戲、聽過的書,幾乎是過目不忘,全都記在心里。望著流過天際的漫漫銀河和劃過夜空的燦爛流星,我那童心在外婆的故事中神秘而又自由地遨游。

艾蒿除了具備驅除蚊蠅、毒蟲的功效外,還有許多用途。譬如,用艾蒿煮出的雞蛋,酥香可口,有清火消炎的功效;用干枯了的艾稈泡水熏蒸,可以消毒止癢。據《本草綱目》記載,艾葉入藥,性溫、味苦、無毒、純陽之性、通十二經、具回陽、理氣血、逐寒濕、止血安胎等功效,亦常用于針灸。記得小時候,鄉村里缺醫少藥,不管哪個大人小孩患了風寒感冒或胸悶腹瀉,只要用艾葉炮制水喝,都能收藥到病除之功效。

正因為如此,所以,我便打心眼里喜歡上了艾蒿。它那清苦濃烈的香味,還有那混合著泥土和陽光的溫暖氣息,在我心里已經打下深深的烙印。也就是這樣一種不起眼的植物,該為多少人解除了病痛之憂啊!

隨著歲月的流逝,漸漸地遠離了故鄉,但我與這平凡而又神奇的艾蒿卻結下了不解之緣,每逢端午之際,我都會起得很早,去菜市場買回一大捆艾蒿,上面還帶著隔夜的露水,甚至還有金龜子爬動的情形。回到家里,我也會像父親當年那樣,把艾葉扎成兩束,靠在大門兩旁,頓時就有了一種遇到兒時玩伴的驚喜,精神也為之一振。

如今的蚊蟲基本上失去了生存的空間,過去農村的羊腸小道,已經被寬闊的水泥馬路所替代。鄉村清除了三大堆(糞堆、草堆、垃圾堆),消滅了臭水溝。各種滅蟲藥更是五花八門,定期噴灑,哪有蚊蟲生存的條件?艾蒿真就成了英雄無用武之地了。但它的藥用價值卻永遠也不會遠離人們的視野!(今日竹山網友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500篮球比分